田培林

出自師大維基
跳轉到: 導覽搜尋
田培林

1893年,田培林先生出生於河南襄城縣,及至1920年,自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,投身教育工作,先後於專科及中學擔任教職。1935年,赴德國柏林大學深造,專研教育,師承魏斯曼(O. Wichmann),其間並受德國近代教育文化學派大師斯普朗格(E.Spranger)啟發,於1939年完成博士論文:《德國高級中學統一形式之問題》,經審核通過並考試及格,柏林大學隨即正式授予哲學博士學位。先生返國後正逢對日抗戰期間,便直接回赴後方,任教於國立西南聯合大學師範學院公民訓育學系,後又兼公訓系主任,同時任職於國民黨部。

任教師大

1949年,國民政府遷台,先生供職於臺灣省立師範學院,致力教學工作,後兼教育系主任、教育學院院長。1955年,師院擴充為大學時,先生以教育學院院長身份主持設置教育研究所,以作為國內教育人才培育與教育學學術研究之重要指標。先生對於教育系所的經營,所打下的基礎,實在功不可沒。1961年,先生以罹患高血壓停止開課,但每日依舊到校處理院務,於1969年辭卸行政職務,仍每週一次至教育研究所講授「教育與文化」,誨人不倦,同為士林敬重之典範。

先生所著《教育史》、《教育與文化》,均為其畢生學術之精華。

晚年

1971年退休後,依舊關心教育研究所如故,閱讀新出版教育及哲學期刊,兼及各種新知識。惟因患高血壓多年引起心臟衰竭,午睡後,不久在閉目養神中安詳而逝,時為1974年5月9日下午,享壽八十三歲。遺囑:「不開治喪會,不發訃,不公祭,不受賻,不請褒飾」。其耿介之操,由此可見。

學術貢獻

自清末移植西方學制以來,教育學術典範,相對也面臨文化認同的問題,從最初的清末仿日移植學制、民國初年引進杜威(J. Dewey)學說作為學術典範,戰後先生等自德國引進文化教育學派理論,呈現多元並進的學術風貌。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系以及教育研究所期間,先生以其深入淺出、系統歸納的造詣,解說眾人以為深奧的哲學理論,為教育系基礎理論的發展,打下良好的基礎。平日先生則以教育愛呵護學生如子女,一生皆以文化學派提倡之教育愛貫徹實踐,作育英才,是為育人、人師之典型。 教育實務須有教育理論的指引,而教育理論的建立,則有賴於教育研究機構的設置,不論是教育哲學、教育行政等領域的專業工作推展,都因臺灣師大教育研究所之設置,進一步提升到學術研究階段,成為指引教育實務,深造教育理論的基石。先生一生辦學強調「教育學乃是哲學」、「教育即是文化」,對於民國以來的教育學發展,即便今日都引人深思。先生一生以擁有傳承之文化為養分,在臺灣播下教育學的種子,在充滿教育愛的環境中,使教育與文化之間能夠因彼此而找到創新的生命,相互成就燦爛,貢獻卓越。
撰寫人:王映文


本文出自師大百寶箱,如您欲修正相關內容,敬請於討論頁面撰寫,我們會在未來再版時彙整相關意見供師長參考修正。